阎魔爱

原来所谓爱情结局2

HE结局

结局
        时间点:肖奈结婚一星期前
        地点:肖奈办公室
        于半珊低头仔细研究了下,看了看最近的行程,表示要求去见外地的客户,保证在结婚当天赶到当伴郎。
        即将成为新郎的肖奈伸手接过表单扫了一眼,皱了皱眉略沉吟片刻:“我和你一起去,能节省点时间,效率会高的多”
       “呃?!你陪我去?那婚礼……”于半珊一脸懵逼,什么鬼啊,你,你不是要,要结婚的吗,跟我去?有没有搞错啊。当心微微师妹叫你回家跪搓衣板。
        几天后,于半珊发现俩人去就是不一样啊,效率特高,预计一星期谈完的项目居然三天就搞定了。
       尽管他跟肖奈说可以在婚礼前一天赶回来,时间绰绰有余。可是他其实是骗人的,他早知道最少也要一礼拜。他只是不想看到他握紧贝微微的手结婚的那一幕而已。那太残忍了,所以他想要逃。
      只是,他忘了肖奈是何等聪明,怎么可能看不出。看不出他根本不准备参加婚礼,看不出他望着他眼里的缱绻爱意。
     肖奈那么聪明,只是一切都止于上次电梯口肖奈拥着湿透的女孩子回头盯着于半珊那个满含警告和恶意的眼神。见完客户回城中的肖奈一脸平静的开车,想着想着坐在副驾驶的于半珊抬头看了一眼他堪称完美清冷的侧脸,低头继续做着这几天经常的举动,持续懵逼+晃神。
       只是却不想前方堵车了,于半珊打开车窗探头扫了扫前方的车流又低头看了看侧面跨江大桥下滚滚冰冷江水,席卷着阵阵寒风呼啸,嘶,真冷啊。估计要堵好久的样子啊,冷得他只能缩回车内继续研究车子里的地毯,却一直不敢看肖奈。忽然却听到了急促刺耳的汽车鸣笛声,惊诧抬头,只见一个庞大的卡车装着沉重的货物出现在视线中横冲直撞的朝他们冲过来了。眼前这一幕仿佛和四年前那一幕重合了,于半珊大脑中一阵混乱,陷入了一片空白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推开了旁边的男子挡在了他身前,一阵剧痛,于半珊失去了意识,最后一眼便是肖奈不复平静的带着他很少见到的失态,还是和多年前一般无二的清俊脸庞,很好,这样的容貌和气质,仅有他一人而已。从来,没有变过。真好,这次,换我也保护了你了。我欠你的,我也还回来了,对吗?
        等于半珊躺在病床醒来时感到浑身酸痛,看到的是坐在他床边看着他眼神莫名的肖奈。于半珊注意到肖奈的额角破了点,只是他不知道不仅仅是撞到了额头。
       时间回去车祸现场:在肖奈惊惶失态抱着怀里一身血的于半珊时意外撞到了头,等他醒来时感觉脑海中好像时光倒回。多出了一段他以为不存在的记忆。过往的种种如流沙般飞逝,从指缝溜走回溯,摸不着握不住,纷纷在脑中走马观花般一幕幕闪过,直至最后定格在脑海中那个狐狸眼少年第一次见他笑得眉眼弯弯,窗外阳光正好。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神仙眷侣般的肖奈和贝微微取消了婚礼。那个豁达的明艳姑娘依旧笑的灿烂爽朗,那样豁达纯净,哪怕转身泪流满面,哭的那样无声无息,带着3年来那个男子所有小心翼翼的陪伴和润物细无声的点点温柔宠溺,早已渗透在她的心中,再也无法放开。只是以后再也不会有了,属于另一个人。她偷了别人的幸福,其实敏感的姑娘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从来不曾说,她只是舍不得。可是偷来的就是偷来的,这三年,她知足了。
      几天之后肖奈于半珊,ko郝眉这两对同时去H国注册结婚更是令一大群人跌破眼球。致一码农遭受了双重暴击,什么鬼,肖奈这一寝室要么内部解决要么就是基……等一下,众人盯着角落里呆滞的丘永候,抖了抖:“猴哥,我们决定离你远点”孟逸然静静的看了看:“没想到你居然喜欢男的……”“逸然你听我解释啊”
      H国,于半珊看了看手上那个原本在木雕里面的银戒指,转身看了看眼神那样宠溺望着她的男子,笑容释然而幸福,这样就很好了。过往的伤害依旧存在,可是他们终究是走到了一起。就算短期内无法释怀,却总有一天能够忘却,不是吗?人啊,是要往前走的。

    屋内,清冷英俊的男子小心翼翼的吻着怀里狐狸眼的男子,温柔而宠溺,像抱着什么最珍贵的宝贝,那样珍惜。窗外阳光正好,吻着吻着室温上升,啧啧的水声被男子的粗喘声代替,一室春色……你问我然后?然后他们就干了个爽啊……
       

原来所谓爱情大结局下

等郝眉接到医院的电话后已经是好几个小时之后了,他急忙跑去医院守在于半珊旁边,一边给肖奈丘永候他们打电话,ko也跟着郝眉忙前忙后。不想肖奈因为洞房花烛夜的原因手机关机了,并没有收到电话。丘永候来了之后也非常着急,可是肖奈电话一直打不通,三人只得在医院守了一整夜。而在于半珊浑身冰冷都是水迹和带血的伤口,昏迷不醒气若游丝躺在手术室被抢救的时候,肖奈却在布置喜庆的大红色华丽婚房内温柔缱绻,一室春色绮丽。
       第二天肖奈一开机看到的却是好多个来自郝眉丘永候的未接电话,眉头皱紧看了看旁边一身暧昧痕迹还在睡的贝微微,想了想打过去压低声音询问情况。
       蹲在病床旁边眼睛红红肿肿带着浓浓黑眼圈的娃娃脸青年满脸疲倦伸手拿过手机:“喂……额,是老三?你昨晚为什么不接电话?你知不知道愚公他……”
     肖奈赶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了脸色苍白还在昏迷的躺在病床上的于半珊,脸色沉了沉,转身去准备问医生,不想眼圈红红的丘永候拉住他:“不用去了,我刚刚去问过了,车子从高处翻下,受到冲击力右腿……以后再也不能用了,而且因为泡在水里太久吸入脏水太多肠胃和呼吸道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总之,浑身上下都是伤。最好不要让半珊知道……”却不想病床上的于半珊静静睁眼,看着他的肖奈,身上还没来得及换的婚服和脖颈间暧昧的痕迹,听着丘永候的话,心里波澜不惊,因为早就痛到麻木了。没关系,不过是腿罢了,我是码农嘛,反正有手就可以了嘛,还能守在他身边不是吗。
       10年后,于半珊请了病假呆在家里,手里握着那个肖奈送给他的木雕。前两天肖奈的小女儿肖明玥也5岁了,和贝微微琴瑟和鸣过的堪称神仙眷侣,公司也蒸蒸日上,现在的致一已经是个相当知名的大公司了,肖奈简直是人生赢家,娇妻美眷有钱有权有名。一切都很好,也是他该离开的时候了。
    于半珊努力忍住咳嗽,捂住嘴,指缝间红色的血迹缓缓蔓延,意识越来越模糊,恍惚间于半珊混浊的视线一下子特别清晰,他看到一个白衣少年缓缓走向他,窗外阳光正好,他向他伸出手:“肖奈”于半珊想,这一幕多么美好啊。仿佛那么多年的追逐,痛苦,伤害全部都不存在,一切回到原点,多好啊。于是仅存一丝意识的于半珊用尽最后的力气伸出手,握住了他心中那个少年的手,带着灿烂的笑陷入了永远的黑暗……
     两天后,请了一天假的于半珊迟迟没来上班,大家打电话也打不通,房门也紧锁,最后心急如焚的郝眉撬开了他的门,眼泪瞬间下来了,床上躺着一个苍白的青年,手上嘴角大量的血迹却带着那样灿烂的笑,皮肤僵硬青黑,早已死去多时。
     于半珊的骨灰盒里有个遗嘱上说要放进来的狐狸木雕,那是很久之前肖奈送给他的,粗糙做工并不好,也并非什么名贵木料。只是于半珊和现在的肖奈都不知道,这个木雕是第一次雕刻的肖奈一点点雕的,那段时间他手上有很多细碎的小伤痕,所以一直没回宿舍住。也不知道,这个木雕是半镂空的,里面有个小小的简单样式的银色戒指,内侧有几个字母,那是两个人的名字:肖奈于半珊,xn & ybs 。
       很久很久以后,肖奈垂垂老矣,寿终正寝。却在临死前大脑中忽然出现了一段从未存在的记忆,他睁大了眼睛,无声的喃喃:半珊……没了气息。
      正在看书的清俊白衣少年听到响声抬头,看着眼前推门的狐狸眼青涩少年,站起身,伸手:“你好,我是肖奈”
     狐狸眼少年盯着眼前清冷的男孩愣了愣,阳光般的笑了笑,伸出手:“于半珊”
   窗外阳光正好,彼时年少的二人完全不知以后的悲伤痛苦,若干年的求而不得,一切定格在交握的两只手。
       

明天修he结局并更番外,有木有点番外的宝宝吗,有时间再出个k莫短篇
另外小天使们知道哪里修了吗,玩个找不同游戏≧﹏≦

原来所谓爱情大结局上

     于半珊一个人坐在自家书桌前发呆,手指无意识的摸着手里一个狐狸形状的木雕,雕刻并非很精致。这个是肖奈在刚刚创立致一的时候去外地谈个项目带给他的小玩意,也是他送他的唯一一样东西,不知道为什么,于半珊竟留到了现在。
      三年过去了,距离肖奈第一次走向那个叫贝微微的姑娘已经三年了。前不久微微毕业,肖奈就极其迅捷的见了家长,最近又准备火速结婚。此事令致一众单身程序猿内心各种羡慕嫉妒恨纷纷嚷嚷着要脱单。而郝眉也成功和某黑客大厨达成全垒并见家长出柜,据说过程各种鸡飞狗跳,好在最后守得云开见月明,还是在一起了。于是又喂了致一单身狗们一大把狗粮以上等等就不一一述说了。郝眉和KO请了长假去H国注册结婚自然是赶不上肖奈婚礼了,自然是他于半珊和丘永候去当伴郎了。可是出于某种不可言说的隐秘心理,于半珊不想去肖奈的婚礼,看他和一个女孩许下一生的相守,看他们彼此交换戒指,看他们走向神父,说出:我愿意。那对他该有多残忍啊。于半珊向肖奈提出接下一个会见客户的任务,并发誓日程足够在婚礼当天回来。只是于半珊不知道,他是否真会有参加他婚礼的勇气。
        于半珊看着同样整理行李的K莫夫夫,想着如果他能勇敢一点点,如果他能提早正视自己的感情,如果没有车祸,是不是,他和肖奈,也能这样呢。可惜,人生从来不存在如果。
      

      婚礼当天,于半珊成功见了客户完成了任务,心不在焉的开着车往回赶,想着时间应该刚刚好,足够赶到婚礼现场了,却不想竟然堵车了。于半珊盯着眼前的车流,本来应该心急却松了口气,不用去也好。不看到也挺好的。他想起了他去接下这个任务的前几天:肖奈和贝微微的婚礼礼服早在一礼拜多以前就运过来了。中式婚礼的凤冠霞帔,那么唯美精致的汉服。价格不菲,仅仅那纯金凤冠便好几十万呢。呵,真好,他和他打下的江山,竟成了另一个女孩的聘礼。只是第二天肖奈把衣服送去了干洗店,和微微一起出现的时候都穿着高领毛衣,于半珊想起了在贝微微弯腰捡东西是他看到的她后颈上大片大片瑰丽的吻痕,手里的杯子差点没拿稳。浑身颤抖的于半珊快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那样的痕迹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他真的不想去肖奈的婚礼。他怕,他怕如果去了,他的眼神再也无法掩饰。自从肖奈和贝微微在一起之后,他的表情并没什么变化,非常合适,非常的正常,祝福也特别真挚。可惜,他骗得了所有人,骗不了自己 ,骗不了自己的心。谁也不知道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态看着这一切,笑容灿烂的祝福他。一阵巨大的声响打乱了于半珊漫无边际的想法,他茫然抬头,一辆大卡车冲他冲了过来,耳边仿佛听不见人群的尖叫和各种此起彼伏的撞击声。眼前这一幕仿佛与过去某个场景重合。一样的连环车祸,一样直冲而出的大卡车。只是,他抬头扫扫身边,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心里空落落的苦笑,他身边再也没有了那个会把他推开的人了。于是无比平静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卡车撞碎玻璃,车子翻下大桥,感受着失重感和距离的疼痛。失血过多的于半珊坠入冰冷的江水中后最后的想法。肖奈……不要问他祝福是真心还是假意,不要问他七年躲避,守候能不能割舍,他只知道,他在这一刻,看到了他的白衣少年,他向他伸出手……微笑
        婚礼现场,穿着中式礼服的肖奈走进婚礼现场,似有所觉的抬头,自嘲的笑了笑,伸手抱住了他的新娘……
      同一天,有人正燕儿新婚,有人江水中冰冷。何其幸福,何其悲惨。也许陪你早到最后的那个人,终究不是我。
     江面上,有一个人的灵魂努力着漂浮不愿下沉,他还舍不得死,他还没看到他儿孙满堂,他还没……他怎么能死呢。想起这些,于半珊忽然点燃了求生的意志,他绝对不能死。

原来所谓爱情8

   庆大的最后一晚,本来肖奈以为于半珊已经爬走睡着了,不想在他转身的那一刻,狐狸眼的少年抬头,狭长的眼睛里晶亮的猫曈轻眨,清明的很。看着背对着他的黑衣少年,想着的却是那个第一次见面,逆着光,仿佛站在云端般,美好的像梦一样的白衣少年,那个他爱过的,也曾爱着她的人。不过没什么了,至少曾经有过,不是吗。虽然,以后再也不会有了。他的他早已忘却一切,走在他到不了也不能到的地方,走向另一个人。而只有他于半珊自己,停留在原地,沉溺于过往的回忆,不愿醒来,不愿面对。
       第二天一大早,肖奈就去女生宿舍那边去见贝微微了。到了公司楼下,肖奈望着微微给的那个毛茸茸的绿色仙人球,勾起唇角暖暖一笑。其它的事情于半珊不知道,只知道肖奈回来的时候轻描淡写说微微回家呆一段时间,看不出悲喜。不过手里却小心翼翼拿着一个仙人球,像是捧着什么珍宝一样。
    于半珊静静坐在自己位置上,听郝眉拦住肖奈笑着调侃:“你不送了师妹后约人谈事儿吗,咋还约到花鸟鱼虫市场啦?你这么绿色小清新买一仙人球,会开花啊?”
    忍不住接话询问道:“你这仙人掌哪里买的,我也买个防辐射呗”“不是买的”“那哪里来的?”大伙一脸懵逼。
    “说出来伤害输出有点大,没有真相,就没有伤害。”
    “哎呦,我已经感受到猛烈的攻击了”郝眉
      “会心一击啊”猴子
       “万箭穿心啊”其它人配合着笑了起来,于半珊也笑,只不过在心里想着,对啊,没错,万箭,穿心。
       肖奈的办公室是透明玻璃。起身的于半珊倒了口水,抬头,看着肖奈似乎是在跟什么人语音的样子,最近带笑。想也不用想,那样温柔,那样宠溺的表请,他也见过,也感受过。肯定是贝微微没差了。当肖奈认真专注看着一个人的时候,对方会有一种仿佛自己便是他的全世界般。这样的肖奈,又有什么样的女孩子能抗拒的了呢。
     晚上,在肖奈看着月亮思念贝微微的时候,于半珊也在看着夜空。那两颗星星,一颗特别的亮,那是一等星;旁边那颗跟黯淡,是六等星。不管一等星再如何璀璨,那颗六等星都会永远陪伴着,黯淡,微弱着,却也不会熄灭。可是,星星离地球很远。六等星说不定是一等星,因为离得太远,因为距离看上去只有一点微光,搞不好比那一等星还亮呢。那一等星不过是离的近些罢了,又是否真是一等星呢?到底是谁在映衬着谁,陪伴着谁呢?
       第二天中午,拿着编程书的于半珊走进来,看着一脸凝重盯着电脑的郝眉,忍不住开怼:“哎呦美人这是睡午觉睡傻了?”“不是,我桌面被换了”“给老三看看”于半珊拿着郝眉的电脑走进肖奈办公室。
        大家一通分析,郝眉表示:“关键是我女神的照片怎么改过来啊喂”于半珊笑成了狗。
       肖奈沉默片刻:“他似乎……对你很有兴趣,我在你电脑留了个监控后门,她一来我就会知道”
      一段时间后,肖奈扫了扫电脑下红色警告符号,淡淡坐直,纤长骨感的漂亮手指轻轻敲击键盘:“阁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你是谁,你不是他”
      “他是谁”
电脑那一头的ko盯着电脑屏幕,皱眉。
         “别装了”
        “你对我们很了解”
          “我没恶意”
           肖奈抬头就看到气急败坏的郝眉抱着笔电进来了:“什么情况,那家伙又来了?”
         郝眉一边急忙打字肖奈静静破解,只来得及看见一截衣角。但是这已经足够了,肖奈回想起学校附近那个厨师ko一边想了想他看郝眉的眼神。挑眉,心中了然。
      当天晚上郝眉在那个大排档喝醉了。如果于半珊在一定会惊呼套路。因为郝眉从来都是千杯不醉,酒量甚至比长期接待客户的他都要好不少呢。
        第二天ko便开始来致一工作了,成为致一又一尊大神。肖奈站在一边看了看k莫互动,呵,大概短期工要成长期工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看着郝眉ko的同时也有个人在他背后看着他,眼神是那么的忧伤
       
    
       这天,于半珊周末加班忙着接待一个客户,正寒暄着却转头看到了站在电梯门口拖着行李箱不知所措的美艳女孩,微愣。只能转头继续和客户谈话。对方好奇道:“这位,也是贵公司的,员工?”“额,这位是我们员工家属”恩,老板娘嘛,当然是家属喽。在客户走后凑到微微耳边:“微微师妹,你这是私奔呢?”“私奔?我这是公演”“你这表演简直是给人当头一棒啊”也是给我一棒。于半珊脸上笑容不变,谁也不知道这样的外表下的那颗心早已千疮百孔,痛苦不堪。在那个白衣青年走向观众席的女孩那一刻开始,从未停止。
       肖奈出办公室的门,看到女孩,呆了一下,转头招待客户,于半珊表面露出了不可描述的奸笑。转身带着客户去了试音室,回来叫肖奈过去。远远一扫,脚步定住。表情平静漠然透过半透明的办公室窗口看着那样唯美的一幕,相配的一对璧人。气质完美俊美非常的男子将娇小美艳的姑娘抵在墙上恣意亲吻,多么唯美养眼的一幕。过了几分钟,于半珊看了看时间,清了清嗓子:“肖总,让客户等太久,不好吧”
       过了几天,肖奈带着贝微微来了公司,说要微微开始实习,让愚公带着他,说是熟悉熟悉一下公司环境。于半珊笑着应了,计上心来,将贝微微交给了阿爽手下。不想她竟然做得不错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就连恐女症的阿爽都挑不出来错。于半珊看着一脸无言的阿爽内心233333。不成想过了几天阿爽竟然严重感冒了。于半珊关心倒:“看你感冒挺严重的……,要不给你请个假”转头准备帮阿爽买个感冒药,却有个客户找他有事。抬头看了看迎面走来的贝微微:“微微师妹,帮我买个感冒药吧”“谁感冒了?”“阿爽感冒了,我准备去给他买个药,这不,刚一个电话让我传紧急文件给客户,帮我跑一趟”“好吧”
       过了一会,于半珊和肖奈刚准备进电梯却看到了一身狼狈全部湿透的贝微微,肖奈面上一紧,快步走过去:“怎么回事”语气并不是很好。
      于半珊惊讶得看着眼前红裙湿透的女生:“微微师妹啊,叫你买个药,咋买成这样”肖奈转头,眼神不那么友好盯着于半珊,于半珊悻悻挠头,避开肖奈的视线。贝微微急忙解释“不关愚公师兄的事”于半珊笑得勉强“好吧好吧,阿爽不是感冒了吗,本来我去给阿爽买药的,突然接了个电话,让我发个紧急文件,就让微微师妹帮我买了”肖奈那样冷漠刺骨带着厌恶的眼神,那是他第一次见。从骨子里冷到了心里,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整个人好像已经在地狱了。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他的一个眼神都能给你最大的伤害。有一种东西,能妨碍你的思想,牵引你的视线,打乱你的思考。这种东西,叫爱情。你是我的一切,予我生,予我死。
         一直冷冷盯着于半珊浑身阴寒的肖奈终于开口:“衣服”
      于半珊慌忙伸手脱下西装递给肖奈,看着肖奈给湿透的贝微微套上,看也没看他一眼,转身利落牵着微微进了电梯。只有他站在原点。挺冷的。仅穿一身单薄衣服的于半珊想着。下雨了,是真的挺冷的。身上冷,心里,更冷。努力站直,积蓄点力气在背后开口,声音带着不让人察觉的颤抖道:“你们去哪啊”“回家”肖奈头也不回。看着电梯门关闭,于半珊穿着一件单衣在原地站了很久,一直固执的看着电梯门。

我回来了

各位小天使们我回来了,准备修两章所谓爱情再更点番外就开新坑。有木有愿意友情客串配角的宝宝们?

原来所谓爱情番外1丝丝自述

        大家好啊我是丝丝,事实上,我是个穿越女。当我发现自己穿成了8岁小姑娘姚丝丝的时候我并没有察觉自己穿越了,毕竟不是主角而且这个名字真的很普通。直到我19岁考上庆大,舍友叫贝微微时我才发现了有哪里不对。不行,我不能方,冷静,只是同名同姓而已。一直这样自我催眠的本宝宝某天听路人讨论肖奈大神,终于无法自欺欺人了。我,真的穿越了,穿越到顾漫小说,杨洋郑爽主演的电视剧中了。事实上,这个贝微微长的和郑爽妹子很不一样的,处于蒙逼中的我抬头看了看旁边认真打游戏的妹子。好吧,脸蛋是真心漂亮,属于妖媚御姐型的身材容貌,说点不好听就是……妖艳贱货2333333。不过与外表身材不符的是她真的善良又勤奋,对人特别好,比如二喜和我们,她爽朗大方,有种大姐的豪气,哇塞,贝女神好霸气啊。
         我一直在想我穿越的目的是啥,从微微手里抢走肖奈?别开玩笑了,我很有自知之明。大概是围观倾城夫妇奸情?我一直这么以为,直到那一天我第一次见到大神和他的室友……
        回来之后微微很快发现我状况不对,我随便找个借口搪塞了过去,躺在床上,一脸震惊,脑海被艿芋艿芋艿芋x1000刷屏,回想起肖奈扛着于半珊去医务室的画面,那个宠溺的眼神,那呼之欲出的爱意,那护妻狂魔的气势,难道说……这是某个耽美小说作者的同人文世界而不是顾漫的小说世界吗,感觉我好像知道的太多了(某人打了个喷嚏)那么我现在是不是应该要助攻啥的,等一下,那贝微微咋办呢?持续懵逼的我决定看看情况。
    出乎我意料的居然还是照着原剧情发展,我有点疑惑。不久后贝微微和肖奈面基前一天,我看着在服装店一脸羞涩试着红色裙子的贝微微,我知道他们要见面了。之后的剧情如同原著,只是我越来越疑惑。那次肖奈请我们几个微微舍友吃饭的时候看微微的眼神很奇怪,好像是透过她看另一个人又也许是我看错了。但是旁观者清,我很明白,肖奈看微微的眼神和他看于半珊的一模一样。也就是说,他把给于半珊的爱错给了微微?说起来似乎是很复杂,我想起了不久前看过的一本书。人的记忆是个很奇妙的东西,除了失去记忆外还有一种――记忆混淆,即张冠李戴,大致是把倾注在一个人身上的感情放在了另一个人身上,而且本人一直不会发觉。有可能一辈子记不起来,有可能忽然记起来。我想起了不久前肖奈的车祸,想起了剧中就很不自然的护着于半珊和车祸前后的反常,感觉我似乎知道了原因。那我该怎么办呢?告诉肖奈吗?我观察了下丘永候,很明显他也是知道的,可是没有告诉肖奈。也是,告诉了也没用,除非他自己想起来。我决定顺其自然。
         转眼微微毕业了,眼看着二人婚期一天天接近,我有点着急了。肖奈要是再想不起来,真和微微木已成舟,于半珊怎么办,到时候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什么,你问我为啥这么在意这个?那是因为……我是腐女啊,长期混绿江的那种。
         可是还没等我做啥,事情就发生了反转。肖奈和于半珊在婚礼前一礼拜出个差,回来之后一切都变了。闪电和微微取消订婚,之后不久又和于半珊,k莫二人,两对夫夫一起去H国订婚了。我正处于还没回神模式,一直在安慰伤心的贝女神的二喜(忘了说二喜已经被我熏陶成了腐女)居然也和贝女神注册结婚了……喵喵喵?等一下,啥情况啊,说好的腐而不弯呢,还没等我从这一连串的事件中反应过来,面对的居然是校花孟逸然的追求……
         于是不久后我和一起注册的微喜撞到了一起,狠瞪了下旁边的孟逸然。



TBC

关于修文和番外

每日不定期发番外并重发修文,正式完结后有要txt的可以私信,毕竟写的太差≧﹏≦

原来所谓爱情大结局中

        等郝眉接到医院的电话后已经是好几个小时之后了,他急忙跑去医院守在于半珊旁边,一边给肖奈丘永候他们打电话,ko也跟着郝眉忙前忙后。不想肖奈因为洞房花烛夜的原因手机关机了,并没有收到电话。丘永候来了之后也非常着急,可是肖奈电话一直打不通,三人只得在医院守了一整夜。而在于半珊浑身冰冷都是水迹和带血的伤口,昏迷不醒气若游丝躺在手术室被抢救的时候,肖奈却在布置喜庆的婚房内温柔缱绻,一室春色绮丽。
       第二天肖奈一开机看到的却是好多个来自郝眉丘永候的未接电话,眉头皱紧看了看旁边一身痕迹还在睡的贝微微,打过去压低声音询问情况。
       蹲在病床旁边眼睛红红肿肿带着浓浓黑眼圈的娃娃脸青年满脸疲倦伸手拿过手机:“喂……额,是老三?你昨晚为什么不接电话?你知不知道愚公他……”
     肖奈赶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了脸色苍白还在昏迷的躺在病床上的于半珊,脸色沉了沉,转身去准备问医生,不想眼圈红红的丘永候拉住他:“不用去了,我刚刚去问过了,车子从高处翻下,受到冲击力右腿……以后再也不能用了,而且因为泡在水里太久吸入脏水太多肠胃和呼吸道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总之,浑身上下都是伤。最好不要让半珊知道”却不想病床上的于半珊静静睁眼,看着他的肖奈,身上还没来得及换的婚服和脖颈间暧昧的痕迹,听着丘永候的话,心里波澜不惊,因为早就痛到麻木了。没关系,不过是腿罢了,我是码农嘛,反正有手就可以了嘛,还能守在他身边不是吗。
       10年后,于半珊请了病假呆在家里,手里握着那个肖奈送给他的木雕。前两天肖奈的小女儿肖明玥也5岁了,和贝微微琴瑟和鸣过的堪称神仙眷侣,公司也蒸蒸日上,现在的致一已经是个相当知名的大公司了,肖奈简直是人生赢家,娇妻美眷有钱有权有名。一切都很好,也是他该离开的时候了。
    于半珊努力忍住咳嗽,捂住嘴,指缝间红色的血迹缓缓蔓延,意识越来越模糊,恍惚间于半珊混浊的视线一下子特别清晰,他看到一个白衣少年缓缓走向他,窗外阳光正好,他向他伸出手:“肖奈”于半珊用尽最后的力气伸出手,握住了那个少年的手,陷入了永远的黑暗……
     两天后,请了一天假的于半珊迟迟没来上班,大家打电话也打不通,房门也紧锁,最后心急如焚的郝眉撬开了他的门,眼泪瞬间下来了,床上躺着一个苍白的青年,手上嘴角大量都血迹,皮肤僵硬青黑,早已死去多时。
     于半珊的骨灰盒里有个遗嘱上说要放进来的狐狸木雕,那是很久之前肖奈送给他的,粗糙做工并不好,也并非什么名贵木料。只是于半珊和现在的肖奈都不知道,这个木雕是第一次雕刻的肖奈一点点雕的,那段时间他手上有很多细碎的小伤痕,所以一直没回宿舍住。也不知道,这个木雕是半镂空的,里面有个小小的简单样式的银色戒指,内侧有几个字母,那是两个人的名字:肖奈于半珊,xn & ybs 。


双结局哦惊不惊喜意不外意外啊,2333别给我寄刀片,这个是中,是be结局,晚上或者明早发HE结局
       

原来所谓爱情关于结局

最近胃疼去看病了,明天恢复更新 么么哒(^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