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魔爱

【艿芋】重生半珊的反苏日常3上

重活一世的于半珊心情有点复杂的收拾起了行李,早已经历过的事情自然不会如同那些大一的学生那样激动又充满好奇。不管怎样,哪怕这个躯壳只有19岁,但里面那个已经踏入社会好几年失去了属于学生时代单纯清澈,无拘无束的灵魂早已不复纯净。
       收拾好了东西坐了一段时间的长途火车总算是到了Q大,(当然要忽略某系统妹纸的各种吐槽碎碎念……)他抬头环顾了下四周,轻车熟路的自己找到了那个住过了四年早已烂熟于心的宿舍。
       于半珊深呼了口气,鼓起勇气推开了眼前那扇并不沉重的门却早已耗尽了浑身的力气。果然,心里涩涩的看着那个自己刻在心里的人。18岁的肖奈纵然青涩许多,比如后来的肖总那般成熟,却也的确是比他们这些人要好上一大截。他愣愣的看着那个低头坐在靠窗位置,气质清冷,即使年纪不大依旧风姿卓绝的少年,又长又黑的羽睫轻眨,全神贯注的看着手中一本古籍,正好是下午,秋季并不炙热的阳光照在他身上,仿佛踏在云端,他于半珊永远也触及不到的地方。恍若高高在上,怜悯却无情的神祗一般。其实说真的,肖奈容貌是很出众没错,但是最吸引人的却是他那不入凡尘,超脱于俗世的气质。纵使容貌与其相当,气质却不及他一二。肖奈在哪里,哪里就是最好的风景。
        于半珊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样的表情,追忆?怀念?怅然?苦痛?或者其它……大概都有。如果他现在能够拿镜子照下自己,会被自己眼里过于复杂沉重的感情吓一跳也不一定。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早已弥足深陷。一个仅仅26岁的男子罢了,却被这磨人的爱情折磨的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了无生趣。
        “检测到任务者情绪不稳定,是否封印感情以顺利完成任务?是or否?”一个平静却藏着不易察觉的惊惶的少女的声音在他脑海响起……
          于半珊眼睫垂下:“是”下一秒睁眼抬头的狐狸眼少年已经眼神平静不起波澜,仿佛眼前不是他追逐了一辈子的人,只是一个陌生人。他记得他曾多么爱着一个名叫肖奈的男子,但也仅仅是记得,那样的感觉再也没有了,仿佛属于别人的记忆,而不是他,于半珊。
          于半珊表情平淡的把行李箱放好,整理起了东西。只是低头整理的他并没看到本该埋首书卷的冷淡少年抬起了头,墨玉一般的清冷眸子带着一丝什么东西从眼底划过,眸色晦暗不明,逐渐沉淀。

军训累傻了,不知道自己写的啥破玩意,大家将就看下……∏_∏

我关注的标签怎么???

断更。。。

网线炸了,就是这样,挺严重的,只能偶尔用流量更新了,呜呜呜

二百粉点梗

忽然就200粉了……所以有没有点梗的……艿芋文什么的,不写车和长篇(☆_☆)

【艿芋】重生半珊的反苏日常2

2

于半珊盯着眼前一堆书半天,叹气,心累的拿起最上面一本《微微一笑很倾城》,书封面有个大大的字“原著”。……难道说还有很多非原著的吗?!
       翻开看了几页,于半珊如遭雷击,主角贝微微和一笑奈何……这感觉像是三嫂自传啊……于半珊匆匆翻完整本书,整个人陷入了懵圈中,我们居然是书里的人物?老三和三嫂也不过是这个叫顾漫的写出来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还是个方脸大汉?!!于半珊太激动没留意书堆塌了半截,他艰难的伸出手,抓起一本书打开的那页扫了一眼,整个人都不好了……女主是贝微微的妹妹和他家老三酿酿酱酱,于半珊:……又拿起一本,这次是重生的孟逸然,于半珊:!!!
        很久之后,基本把这堆书看得七七八八的于半珊感觉人生真艰难,莫名同情老三,感觉自己的世界是本书都没啥了。心疼肖奈,那些玛丽苏有的穿成了贝微微,有的是孟逸然,还有二喜,微微的妹妹,封腾妹妹等等,基本男主都是肖奈……当然也有各种不喜欢肖奈口味清奇的,当于半珊看到自己和孟逸然,二喜,甚至他三嫂的各种丧心病狂小说的时候感觉有可能会被肖奈打死……直到他翻起来一本甄少祥和他三嫂的二三事,瞬间感觉到了世界对此人的恶意,只想说这些苏妹子真是丧(干)心(得)病(漂)狂(亮)!
          基本看完的于半珊又看了微微一笑很倾城的电影,于是吐槽个不停:“这才不是我们三嫂,三嫂怎么可能是这样的,我们三嫂魔鬼身材美的不得了,这个也太LOW了有木有,还有这个演员哪比得上我家肖奈哥哥三分美貌啊,最重要的是我哪有辣么丑啊我如此英俊潇洒blabla……”
         角落里悄咪咪全程围观的系统姑娘:……等一下,你确定你自己的长相才是重点?骚年你这么自恋你爸妈造吗?组织我要表示我不干了,这个半珊一点也不符合人设谁爱干谁干!!反正我是不管了……然而还没等她继续想下去就看到于半珊拿起镜子嘟囔:“什么方脸壮汉,小爷还是很帅的好吗”托她极好的视力,清清楚楚看到镜子里上挑狭长狐狸眼的男子大大的纯澈猫曈带着委屈的波光,嘴唇堵气,还能看到薄唇里若隐若现的嫩红舌尖……噗嗤,某女感觉失血过多……我收回我刚才的话,扶我起来,我还能坚持!!
      她深呼吸半天默默擦掉了鼻血,装作严肃的样子走过去,于半珊抬头:“所以我的任务就是驱逐这些玛丽苏喽?”“……对”惊讶于半珊为何这么快就能接受自己是书中人物的事实,但还是没说什么“那么,具体怎么个驱逐法?”于半珊冷静下来淡淡的问。
     “像这种空间是有很多的,基本是根据作者的意志自成一个空间,按照作品有自己的轨迹,男女主就是世界的中心支点,其他人则会过着自己的生活。玛丽苏的随便穿越则会扰乱这些秩序导致空间崩坏。而玛丽苏必须送回原位面,系统有自带的道具,用一定的方式使用接触到玛丽苏就可以了。”
        “就这样?”
          “不然呢?这是法制社会,还能杀人不成?!”
           “那我要怎么判定玛丽苏?”看过那么多所谓同人的于半珊对玛丽苏有一些了解了,但是……
           “玛丽苏分为三种,第一种是超级苏,这种苏十分逆天,通常是万人迷或者自带空间异能修仙这种,也是最难对付的,男主基本无法抵御期苏光环”
             “第二种是伪平凡苏,一般家境十分不错,但是本身苏气质隐藏较深,让人感受不到明显玛丽苏状态”
            “第三种是普通苏,此类苏十分小白,智商不高,男主受到吸引可能性较低,甚至有部分是把原著复制粘贴修改女主姓名的,这种是最弱的也是最好对付的”
             “第二种苏最多,第三种稍稍少一点,第一种大约是三四个,因为现在网文阅读者也是有一点判断能力的,太过明显的苏并不被看好”
              于半珊有点方,感觉自己任务好重……
            然而却眼前一黑,等他爬起来才发现在自己家的床上,现在是深夜,于半珊打开手机,是他19岁即将去Q大的前两天,于半珊觉得自己可能是做了个梦,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推翻他的想法,眼前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少女,微笑:“嘛,现在开始就要一起开始任务喽请多多指教。”想了想说:“因为世界法则玛丽苏一般会在剧情正式展开的时候出现,所以大约到大三之前你都可以轻松一下喽”于半珊:……还有这种操作???以及还好我不习惯裸睡,不然岂不是……



我想问下微微剧情开始是微微大一下学期对吧
      
    

来来来搞事情

有木有报名反苏文客串玛丽苏的或者路人助攻的~来来来评论说

【艿芋】重生半珊的反苏日常1序章

         于半珊睁眼,到处都是一片黑暗,陷入了懵逼中,我不是死了吗?他上一秒还记得自己在肖奈婚礼当天赶去参加婚礼出了车祸,这次就没那么幸运了,他身边早已不会有那个愿意舍命救他的人了,于是车子翻进了下方冰冷的江水,那种浑身疼痛,冰冷窒息到骨髓里的感觉让他忍不住一颤。他坐起来打量四周,那这里是天堂吗,可是怎么黑漆漆的啥也没有……但是还没等他愣太久,眼前就出现了个面目模糊不清的姑娘,带着微笑:“你好哦于半珊”
       “你是谁?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于半珊皱了皱眉不禁疑惑出声。
         “这里是系统空间,我是你的系统引导者。”她顿了一下让于半珊能反应过来继续说:“恩,这个系统就是为了挽救那些在某些空间异常受欢迎的小说电视剧被玛丽苏破坏穿成筛子而存在的。”
           “所以,你们是想让我……”于半珊试探性问。他平时也是看一些网络小说的,所以对空间啊系统啊玛丽苏之类的也是知道一笑的,还是能勉强接受的。而且他也大概猜到自己现实世界已经死了,毕竟那么重的伤,那么冰寒的水,生还的可能性无限趋近于――0。可惜让肖奈的婚礼蒙上了阴影,在心里苦涩的想着,不过没事了,我以后再也不会打扰你的幸福了。
           “你的任务就是驱逐那些把某世界穿成筛子的玛丽苏恢复世界秩序”继续解释
             “额,就是挽救世界和平当救世主吗”于半珊有点黑线,当救世主什么的没兴趣啊,毕竟他早已过了热血少年的年龄了。
               “也可以这么说,不过这个世界是跟你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的”系统姑娘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解释道,“你要去的世界是微微一笑很倾城,为了更好完成任务需要在这个空间给你科普一些知识,比如任务世界的小说电视剧电影还有相关玛丽苏特性”
           还没等于半珊反应过来,整片空间就凭空亮了起来……目瞪口呆,还有这种操作?所以,你为啥要一直要在这漆黑漆黑的地方跟我讲这么多话←_←
        系统姑娘说:“好了你慢慢研究吧,有事在心里叫我就可以了”
         于半珊还在消化系统的话,什么叫和他有关系呢。微微一笑很倾城,不会是贝微微吧。忽然感觉背后发冷,然而还没等他继续想下去,就被大堆书砸了个爽。他艰难的从书堆里伸出手爬了出来,转身差点撞倒一个电视,他急忙扶正。这时候穿来了声音:“这就是你要研究的资料”不知是不是于半珊的错觉,总觉得那声音里包含着幸灾乐祸和快憋不住的笑意。请问能不能打系统,在线等,挺急的。于半珊盯着眼前比他还高的书堆陷入了迷之绝望,这么多,呆滞的想,那什么微微一笑很倾城世界是有多么受欢迎啊……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系统姑娘双眼泛着绿光拿出了部手机:“喂喂喂,楚离啊,我跟你讲啊于半珊真的超可爱的比剧里的牛俊峰还有受,感觉简直是很肖奈太配了嘿嘿嘿”


最近圈子太冷了,QWQ没粮吃饿死了,自割腿肉~客串的楚离姑娘一只,不要打我~

原来所谓爱情结局2

HE结局

结局
        时间点:肖奈结婚一星期前
        地点:肖奈办公室
        于半珊低头仔细研究了下,看了看最近的行程,表示要求去见外地的客户,保证在结婚当天赶到当伴郎。
        即将成为新郎的肖奈伸手接过表单扫了一眼,皱了皱眉略沉吟片刻:“我和你一起去,能节省点时间,效率会高的多”
       “呃?!你陪我去?那婚礼……”于半珊一脸懵逼,什么鬼啊,你,你不是要,要结婚的吗,跟我去?有没有搞错啊。当心微微师妹叫你回家跪搓衣板。
        几天后,于半珊发现俩人去就是不一样啊,效率特高,预计一星期谈完的项目居然三天就搞定了。
       尽管他跟肖奈说可以在婚礼前一天赶回来,时间绰绰有余。可是他其实是骗人的,他早知道最少也要一礼拜。他只是不想看到他握紧贝微微的手结婚的那一幕而已。那太残忍了,所以他想要逃。
      只是,他忘了肖奈是何等聪明,怎么可能看不出。看不出他根本不准备参加婚礼,看不出他望着他眼里的缱绻爱意。
     肖奈那么聪明,只是一切都止于上次电梯口肖奈拥着湿透的女孩子回头盯着于半珊那个满含警告和恶意的眼神。见完客户回城中的肖奈一脸平静的开车,想着想着坐在副驾驶的于半珊抬头看了一眼他堪称完美清冷的侧脸,低头继续做着这几天经常的举动,持续懵逼+晃神。
       只是却不想前方堵车了,于半珊打开车窗探头扫了扫前方的车流又低头看了看侧面跨江大桥下滚滚冰冷江水,席卷着阵阵寒风呼啸,嘶,真冷啊。估计要堵好久的样子啊,冷得他只能缩回车内继续研究车子里的地毯,却一直不敢看肖奈。忽然却听到了急促刺耳的汽车鸣笛声,惊诧抬头,只见一个庞大的卡车装着沉重的货物出现在视线中横冲直撞的朝他们冲过来了。眼前这一幕仿佛和四年前那一幕重合了,于半珊大脑中一阵混乱,陷入了一片空白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推开了旁边的男子挡在了他身前,一阵剧痛,于半珊失去了意识,最后一眼便是肖奈不复平静的带着他很少见到的失态,还是和多年前一般无二的清俊脸庞,很好,这样的容貌和气质,仅有他一人而已。从来,没有变过。真好,这次,换我也保护了你了。我欠你的,我也还回来了,对吗?
        等于半珊躺在病床醒来时感到浑身酸痛,看到的是坐在他床边看着他眼神莫名的肖奈。于半珊注意到肖奈的额角破了点,只是他不知道不仅仅是撞到了额头。
       时间回去车祸现场:在肖奈惊惶失态抱着怀里一身血的于半珊时意外撞到了头,等他醒来时感觉脑海中好像时光倒回。多出了一段他以为不存在的记忆。过往的种种如流沙般飞逝,从指缝溜走回溯,摸不着握不住,纷纷在脑中走马观花般一幕幕闪过,直至最后定格在脑海中那个狐狸眼少年第一次见他笑得眉眼弯弯,窗外阳光正好。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神仙眷侣般的肖奈和贝微微取消了婚礼。那个豁达的明艳姑娘依旧笑的灿烂爽朗,那样豁达纯净,哪怕转身泪流满面,哭的那样无声无息,带着3年来那个男子所有小心翼翼的陪伴和润物细无声的点点温柔宠溺,早已渗透在她的心中,再也无法放开。只是以后再也不会有了,属于另一个人。她偷了别人的幸福,其实敏感的姑娘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从来不曾说,她只是舍不得。可是偷来的就是偷来的,这三年,她知足了。
      几天之后肖奈于半珊,ko郝眉这两对同时去H国注册结婚更是令一大群人跌破眼球。致一码农遭受了双重暴击,什么鬼,肖奈这一寝室要么内部解决要么就是基……等一下,众人盯着角落里呆滞的丘永候,抖了抖:“猴哥,我们决定离你远点”孟逸然静静的看了看:“没想到你居然喜欢男的……”“逸然你听我解释啊”
      H国,于半珊看了看手上那个原本在木雕里面的银戒指,转身看了看眼神那样宠溺望着她的男子,笑容释然而幸福,这样就很好了。过往的伤害依旧存在,可是他们终究是走到了一起。就算短期内无法释怀,却总有一天能够忘却,不是吗?人啊,是要往前走的。

    屋内,清冷英俊的男子小心翼翼的吻着怀里狐狸眼的男子,温柔而宠溺,像抱着什么最珍贵的宝贝,那样珍惜。窗外阳光正好,吻着吻着室温上升,啧啧的水声被男子的粗喘声代替,一室春色……你问我然后?然后他们就干了个爽啊……
       

原来所谓爱情大结局下

等郝眉接到医院的电话后已经是好几个小时之后了,他急忙跑去医院守在于半珊旁边,一边给肖奈丘永候他们打电话,ko也跟着郝眉忙前忙后。不想肖奈因为洞房花烛夜的原因手机关机了,并没有收到电话。丘永候来了之后也非常着急,可是肖奈电话一直打不通,三人只得在医院守了一整夜。而在于半珊浑身冰冷都是水迹和带血的伤口,昏迷不醒气若游丝躺在手术室被抢救的时候,肖奈却在布置喜庆的大红色华丽婚房内温柔缱绻,一室春色绮丽。
       第二天肖奈一开机看到的却是好多个来自郝眉丘永候的未接电话,眉头皱紧看了看旁边一身暧昧痕迹还在睡的贝微微,想了想打过去压低声音询问情况。
       蹲在病床旁边眼睛红红肿肿带着浓浓黑眼圈的娃娃脸青年满脸疲倦伸手拿过手机:“喂……额,是老三?你昨晚为什么不接电话?你知不知道愚公他……”
     肖奈赶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了脸色苍白还在昏迷的躺在病床上的于半珊,脸色沉了沉,转身去准备问医生,不想眼圈红红的丘永候拉住他:“不用去了,我刚刚去问过了,车子从高处翻下,受到冲击力右腿……以后再也不能用了,而且因为泡在水里太久吸入脏水太多肠胃和呼吸道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总之,浑身上下都是伤。最好不要让半珊知道……”却不想病床上的于半珊静静睁眼,看着他的肖奈,身上还没来得及换的婚服和脖颈间暧昧的痕迹,听着丘永候的话,心里波澜不惊,因为早就痛到麻木了。没关系,不过是腿罢了,我是码农嘛,反正有手就可以了嘛,还能守在他身边不是吗。
       10年后,于半珊请了病假呆在家里,手里握着那个肖奈送给他的木雕。前两天肖奈的小女儿肖明玥也5岁了,和贝微微琴瑟和鸣过的堪称神仙眷侣,公司也蒸蒸日上,现在的致一已经是个相当知名的大公司了,肖奈简直是人生赢家,娇妻美眷有钱有权有名。一切都很好,也是他该离开的时候了。
    于半珊努力忍住咳嗽,捂住嘴,指缝间红色的血迹缓缓蔓延,意识越来越模糊,恍惚间于半珊混浊的视线一下子特别清晰,他看到一个白衣少年缓缓走向他,窗外阳光正好,他向他伸出手:“肖奈”于半珊想,这一幕多么美好啊。仿佛那么多年的追逐,痛苦,伤害全部都不存在,一切回到原点,多好啊。于是仅存一丝意识的于半珊用尽最后的力气伸出手,握住了他心中那个少年的手,带着灿烂的笑陷入了永远的黑暗……
     两天后,请了一天假的于半珊迟迟没来上班,大家打电话也打不通,房门也紧锁,最后心急如焚的郝眉撬开了他的门,眼泪瞬间下来了,床上躺着一个苍白的青年,手上嘴角大量的血迹却带着那样灿烂的笑,皮肤僵硬青黑,早已死去多时。
     于半珊的骨灰盒里有个遗嘱上说要放进来的狐狸木雕,那是很久之前肖奈送给他的,粗糙做工并不好,也并非什么名贵木料。只是于半珊和现在的肖奈都不知道,这个木雕是第一次雕刻的肖奈一点点雕的,那段时间他手上有很多细碎的小伤痕,所以一直没回宿舍住。也不知道,这个木雕是半镂空的,里面有个小小的简单样式的银色戒指,内侧有几个字母,那是两个人的名字:肖奈于半珊,xn & ybs 。
       很久很久以后,肖奈垂垂老矣,寿终正寝。却在临死前大脑中忽然出现了一段从未存在的记忆,他睁大了眼睛,无声的喃喃:半珊……没了气息。
      正在看书的清俊白衣少年听到响声抬头,看着眼前推门的狐狸眼青涩少年,站起身,伸手:“你好,我是肖奈”
     狐狸眼少年盯着眼前清冷的男孩愣了愣,阳光般的笑了笑,伸出手:“于半珊”
   窗外阳光正好,彼时年少的二人完全不知以后的悲伤痛苦,若干年的求而不得,一切定格在交握的两只手。
       

明天修he结局并更番外,有木有点番外的宝宝吗,有时间再出个k莫短篇
另外小天使们知道哪里修了吗,玩个找不同游戏≧﹏≦

原来所谓爱情大结局上

     于半珊一个人坐在自家书桌前发呆,手指无意识的摸着手里一个狐狸形状的木雕,雕刻并非很精致。这个是肖奈在刚刚创立致一的时候去外地谈个项目带给他的小玩意,也是他送他的唯一一样东西,不知道为什么,于半珊竟留到了现在。
      三年过去了,距离肖奈第一次走向那个叫贝微微的姑娘已经三年了。前不久微微毕业,肖奈就极其迅捷的见了家长,最近又准备火速结婚。此事令致一众单身程序猿内心各种羡慕嫉妒恨纷纷嚷嚷着要脱单。而郝眉也成功和某黑客大厨达成全垒并见家长出柜,据说过程各种鸡飞狗跳,好在最后守得云开见月明,还是在一起了。于是又喂了致一单身狗们一大把狗粮以上等等就不一一述说了。郝眉和KO请了长假去H国注册结婚自然是赶不上肖奈婚礼了,自然是他于半珊和丘永候去当伴郎了。可是出于某种不可言说的隐秘心理,于半珊不想去肖奈的婚礼,看他和一个女孩许下一生的相守,看他们彼此交换戒指,看他们走向神父,说出:我愿意。那对他该有多残忍啊。于半珊向肖奈提出接下一个会见客户的任务,并发誓日程足够在婚礼当天回来。只是于半珊不知道,他是否真会有参加他婚礼的勇气。
        于半珊看着同样整理行李的K莫夫夫,想着如果他能勇敢一点点,如果他能提早正视自己的感情,如果没有车祸,是不是,他和肖奈,也能这样呢。可惜,人生从来不存在如果。
      

      婚礼当天,于半珊成功见了客户完成了任务,心不在焉的开着车往回赶,想着时间应该刚刚好,足够赶到婚礼现场了,却不想竟然堵车了。于半珊盯着眼前的车流,本来应该心急却松了口气,不用去也好。不看到也挺好的。他想起了他去接下这个任务的前几天:肖奈和贝微微的婚礼礼服早在一礼拜多以前就运过来了。中式婚礼的凤冠霞帔,那么唯美精致的汉服。价格不菲,仅仅那纯金凤冠便好几十万呢。呵,真好,他和他打下的江山,竟成了另一个女孩的聘礼。只是第二天肖奈把衣服送去了干洗店,和微微一起出现的时候都穿着高领毛衣,于半珊想起了在贝微微弯腰捡东西是他看到的她后颈上大片大片瑰丽的吻痕,手里的杯子差点没拿稳。浑身颤抖的于半珊快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那样的痕迹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他真的不想去肖奈的婚礼。他怕,他怕如果去了,他的眼神再也无法掩饰。自从肖奈和贝微微在一起之后,他的表情并没什么变化,非常合适,非常的正常,祝福也特别真挚。可惜,他骗得了所有人,骗不了自己 ,骗不了自己的心。谁也不知道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态看着这一切,笑容灿烂的祝福他。一阵巨大的声响打乱了于半珊漫无边际的想法,他茫然抬头,一辆大卡车冲他冲了过来,耳边仿佛听不见人群的尖叫和各种此起彼伏的撞击声。眼前这一幕仿佛与过去某个场景重合。一样的连环车祸,一样直冲而出的大卡车。只是,他抬头扫扫身边,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心里空落落的苦笑,他身边再也没有了那个会把他推开的人了。于是无比平静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卡车撞碎玻璃,车子翻下大桥,感受着失重感和距离的疼痛。失血过多的于半珊坠入冰冷的江水中后最后的想法。肖奈……不要问他祝福是真心还是假意,不要问他七年躲避,守候能不能割舍,他只知道,他在这一刻,看到了他的白衣少年,他向他伸出手……微笑
        婚礼现场,穿着中式礼服的肖奈走进婚礼现场,似有所觉的抬头,自嘲的笑了笑,伸手抱住了他的新娘……
      同一天,有人正燕儿新婚,有人江水中冰冷。何其幸福,何其悲惨。也许陪你早到最后的那个人,终究不是我。
     江面上,有一个人的灵魂努力着漂浮不愿下沉,他还舍不得死,他还没看到他儿孙满堂,他还没……他怎么能死呢。想起这些,于半珊忽然点燃了求生的意志,他绝对不能死。